今天
本站首页 头条推送 政策资讯 民声民意 企业展示 绥化商铺 绥化电业 曝光台 绥化旅游 绥化金融 绥化政法 一线传真 绥化教育 绥化医疗 绥化人物 汽车资讯 黑土地 关于我们
【微小说】礼物
2016-06-28 13:31    发布者:admin    评论:0    浏览:592

礼物

    从小县城出了沙河口,沙瓦公路一路弯弯曲曲,翻山越岭,延伸到西部的崇山峻岭之中。公路刚开通还没几年,泥土路面满是坑坑洼洼,一到冬天,天干物燥,路面就会积起厚厚的黄灰尘,汽车一过,拉起一条长长的黄色巨龙,在群山中奔腾前行。在公路上颠簸四个小时,挺进八十多公里,转过一个弯,就会看到河对面,半山腰上有个寨子,那就是杨柳坝。为什么叫杨柳坝,老人的说法是,寨子背靠大山,面朝向太阳升起的方向,坐落在长着几株高大的杨柳树的山坡上,所以叫杨柳坝。
  
  在高大宽阔的石拱桥边分出一条进村的小路。那是一座很大的石拱桥,上面可以并行两辆大货车。“三架拖拉机一起过(走)都不有(没有)问题”,村里的年长的石匠们总是这样对外地人说,“你瞧,多宽的一座桥啊”。沿着小路,即可进到寨中。第四个岔路口,又是一座石拱桥,桥上刻着三个大字——“连心桥”。这座石桥和村口那座不同,没有那座石桥高大,还很新,像是建成不久。桥边耸立着一株高大的杨柳树,看那庞大的身躯,估计得三四个成年男人才能合抱起来。桥下水塘里,几只鸭子悠然自得地在水中嬉戏,时不时抬头看看来往的路人。桥头有四个石墩,三个石墩上坐着三个小孩,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看那股子兴奋劲儿,应该是在讨论即将到来的寒假吧。这天是元旦,学校放假的日子。
  
  远处走来两个女人,背着大包,拎着街头集市小贩常用的那种木杆秤。三个小孩似乎习惯了陌生人的来来往往,还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走在前面的女人,带一口小孩们从没听过的外地口音,问道:“小朋友,你们家大人(父母)在家吗?”
  
  三个小孩中的胖乎乎的那个回答:“不在,我妈在水缸边洗衣服呢。你们是来收酒瓶的吧?”胖小孩似乎是三人小组中的领袖人物。
  
  “嗯,我们是从城里来的,收酒瓶、塑料瓶、烂铁,还有头发”,陌生人笑着回答,然后把目光转向比桥头还要更热闹的水缸边。显然,正在洗衣服的妈妈们的欢声笑语已经告诉了陌生人水缸在哪里。
  
  天色暗了下来,天空的橙色褪去了。远处传来妈妈召唤自家孩子回家吃饭的话语,三个小男孩约定好第二天去山里捡柴,然后各自回家。其中一个小男孩家离小桥最近,最先回到家。进了院子,这个调皮的小男孩,马上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自己最喜欢的腊肉炒鸡蛋的味道,有肉的香味,还有鸡蛋的香味。今天晚饭有肉吃!小男孩感到不可思议,家里没来客人呀!快速冲进厨房,刚想开口问母亲是不是做了腊肉炒鸡蛋,却看到火塘边分明坐着两个陌生人,而这两个人,就是小男孩刚才在桥头遇到的那两个。心里的兴奋劲儿立马变成了少有的拘束,悄悄地坐到木桌旁边的凳子上。假装看着旁边认真写作业的妹妹,却始终在悄悄地打量着那两个自称来自城里的陌生女人。
  
  吃饭时,小男孩一直盯着桌上那碗诱人的腊肉炒鸡蛋,却始终不敢去夹一块。对于小男孩的表现,母亲很满意,在给两位陌生阿姨夹完菜之后,把碗里最肥的一块腊肉夹到小男孩的碗里。虽然很不愿意,但毕竟是肉啊,小男孩一口就把肉吞进了胃里。陌生阿姨笑着对小男孩说吃慢点,碗里还有,一个阿姨还特意给小男孩夹了一块鸡蛋。小男孩低着头,美滋滋地吃着鸡蛋。
  
  晚饭过后,就在小男孩看动画片的时候,母亲把小男孩叫到里屋,告诉他这几天就到父亲的床上睡,阿姨们住他那屋。“啊?”小男孩不可思议的喊了一声。“啊什么啊?快去把你那些脏衣服收一下,阿姨们赶了一天路,都累了,让她们早些睡。”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小男孩还是乖乖地回屋收拾东西。不听话就没肉吃了。小男孩一边收衣服,一边还在惦记着腊肉炒鸡蛋。
  
  第二天,小男孩早早上学去了。傍晚,和小伙伴们从山里捡柴回来,看到两位陌生阿姨背着大包小包的废旧物品从外面回来,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趁着阿姨们洗手的那会儿,小男孩跑到厨房,母亲正在做饭,小男孩压低声音问道:“妈,她们怎么还没走啊?”“说什么呢你?”母亲轻声训斥小男孩,“阿姨她们是出来做生意的,没住的地方,要在我们家里住几天,我可告诉你,不要出去乱说啊。快去洗手,马上就要吃饭了。”“哦……”
  
  小男孩依旧每天上学,放学后和村里其他孩子一起到山里捡柴。妹妹则是和其他一些更小的孩子去拾酒瓶,然后五分钱一个卖给陌生阿姨。母亲照旧洗衣做饭,照顾两个孩子。陌生阿姨早出晚归,到附近的村村寨寨收购废旧物品,然后大包小包地运回来。
  
  有一天,陌生阿姨问妹妹:“妹妹真懂事儿,这么小就知道“赚钱”了。赚了钱准备买什么呢?”妹妹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我想买一个漂亮的洋娃娃,就像电视里那个一样”,说完握着那几张皱巴巴的一毛纸币,跑到母亲身边。小男孩坐在一根木头上,挥着父亲那把砍刀,好像在削着什么,看外形像公路上跑的那种小汽车。看见儿子的鼻涕就快流到下巴,母亲提醒男孩,男孩使劲的吸了一下鼻子,不以为然。母亲无奈地摇摇头。妹妹对着哥哥的背影大喊:“哥,快看,山顶有两条青龙!”男孩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妹妹,转过头继续小心翼翼地削着。很快,我的小车就要完工了!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期间,陌生阿姨也有不在家里吃饭的情况,但是一到傍晚,她们还会回来,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小男孩不怎么和陌生阿姨说话,但也慢慢习惯了家里住着两个不经常见面的陌生阿姨,当然,还有那些院子里堆得越来越多的瓶瓶罐罐。
  
  那天是寒假的第一天,太阳已经升得老高。窗外,麻雀叽叽喳喳吵个不休。小男孩起来,揉着睡眼走到厨房倒水洗脸。母亲告诉他阿姨们刚走,回城里去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回到我的床上睡了?”“嗯”“太好了,爸爸的床太窄了,还那么高,睡着都怕从上面掉下来。终于可以睡我的大床咯!”男孩欢呼着跑回房间收拾东西。
  
  ……
  
  “妈,你快来看!快来看啊!出大事了!”
  
  “妈,哥哥肯定是又见到死老鼠了!”妹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不是死老鼠。是小车啊!电视里那种玩具车啊!”
  
  “哪来的小车啊?”母亲在厨房答应着,对于儿子的恶作剧,早就见怪不怪了。
  
  “是真的,不信你看!”只见小男孩一手抱着一个漂亮的洋娃娃,一手举着崭新的玩具小车,几乎是从屋里冲了出来。
  
  母亲看到了,妹妹也看到了,那是电视里经常见的那种洋娃娃,还有四个轮子的玩具小车。男孩开心地左蹦右跳,把洋娃娃扔给妹妹,拿着小汽车向他的小伙伴们炫耀去了。
  
  “哥,你还没洗脸呢……”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suihuajingji.com © 2014 - 2015 绥化经济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14007477号-1
免责声明: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Processed in 3.425173 second(s), 21 queries, Gzip disabled  技术支持:远博网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