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本站首页 头条推送 政策资讯 民声民意 企业展示 绥化商铺 绥化电业 曝光台 绥化旅游 绥化金融 绥化政法 一线传真 绥化教育 绥化医疗 绥化人物 汽车资讯 黑土地 关于我们
【微故事】晦气
2016-06-28 13:22    发布者:admin    评论:0    浏览:598

晦气


   那是我刚刚从肮脏繁重的生产车间调任厂办秘书的第二个月,那天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我因为事情紧急,匆忙去请示余厂长。来到厂长办公室门口,见门虚掩着,就直接推门而入。

  天啦,映入我眼帘的是怎样一幕不堪入眼的场景啊:

  在厂长办公室里靠墙的那张柔绵的豪华真皮沙发上,两团赤条条白晃晃的男女肉体如蛇般纠缠在一起,疯狂地扭动着,翻转着,我一览无余地看见余厂长那张被欲火焚烧的胖脸正如饿狼般啃吮着一个秀色可餐女郎的猩红欲滴的玲珑小嘴,粗重的喘息声和着娇淫的呻吟声充溢了办公室的空间,……那在余厂长身下游动的尤物正是付厂长的夫人。

  我的心如囚笼里狂癫的野兽,欲冲出我的胸膛,我的奔涌的血液欲横破我的血管壁,而我的身子却如雕像般凝固了。

  片刻,仅仅是片刻,理智幡然醒悟,我仓惶而逃,连文件也在急转身时掉落在厂长办公室门口了。逃到自己的办公室,我感到我的心如同浸泡在冰水里,拨凉拨凉的,灾难要降临了,不祥之预感爬上心头。

  是夜,我平生第一次失眠了,意想中可怕后果的情形折磨着我的神经,我苦思着挽救厄运的良策,东方欲晓时分,我昏昏入睡了。

  翌日晨早,我远远地看到余厂长进了办公室,迟疑了良久,才心神不宁地朝厂长的办公室走去,我竭力保持镇定,象往常一样轻轻礼貌地敲了敲余厂长的门,半天,才听到厂长大人的应声:进来。我忐忑着走了进去,见余厂长正埋头批阅着我昨天狼狈而逃时落在厂长办公室门口的指示文件。厂长见我进来了,抬起脸冷冷地斜视了我一眼,把批阅好的文件递给我:“王秘书,拿去吧”,我毕恭毕敬地接过文件,哈着腰,却没要走的意思。

  “还有事了吗?王秘书!”余厂长头也不抬冷冷地问。“余厂长,就是昨天下午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是您在,在在……”我一慌张就说话结巴语无伦次。

  “什么事?”余厂长打断我的话,作出轻松镇静的样子。“其实,我是什么也不会说的,我是绝对忠于您的”,我满脸失态之色。“壬秘书,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神里神气的,我今天很忙,没功夫听你瞎扯,赶快回去工作吧。”余厂长极不厌烦地挥手下逐客令。

  

  我垂头丧气地走出了余厂长的办公室,回来的路上我万念俱灰,绝望至极。

  第三个月,厄运果然不期而至,这是我意料中的结果,所以没有太多的悲伤没有太多的沮丧。只是我遭“贬谪”的“罪过”让我哭笑不得,……该同志工作责任心不强,无故干扰领导的正常工作……云云。

  我又回到了既熟悉又讨厌的生产车间,每天又要和油兮兮的机器打交道。那些曾十分羡慕过我的,同时也无比嫉妒过我的工友们有时偶然问及我“仕途失意”之由,我哑然无从以对。心里却悲哀地想,这是命中之劫,躲不了,逃不过,要不何以让我晦气地不早不迟,不是张三,不是李四王麻子偏偏给我踫上了。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suihuajingji.com © 2014 - 2015 绥化经济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14007477号-1
免责声明: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Processed in 3.425173 second(s), 21 queries, Gzip disabled  技术支持:远博网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