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本站首页 头条推送 政策资讯 民声民意 企业展示 绥化商铺 绥化电业 曝光台 绥化旅游 绥化金融 绥化政法 一线传真 绥化教育 绥化医疗 绥化人物 汽车资讯 黑土地 关于我们
【微故事】家电
2016-06-28 13:17    发布者:admin    评论:0    浏览:570

家电

 1
  
  放学了,同事们纷纷出了校门,踏向了回家的路。老冯却滞留在阅览室里,回不了家。他不是不想回去,而是放不下心。刚刚结束的阅读课,学生们由于走得急,好多书都没有放好位置,需要重新排好位置。按理说,明天上午,有的是时间。可是,老冯并不想把眼前的事推到明天。他管着学校中学部和小学部两个阅览室,几万册书就在书架上,如果不及时整理好,将会给几千学生的阅读带来极大的不便,那可不是件小事。况且,阅览室还要随时迎接检查和观摩。他知道,阅览室是学校的一面镜子,一个亮点。干好阅览室工作,责无旁贷。
  
  此刻,老冯在书架前逡巡着,左瞧瞧,右瞅瞅,看看到底那本书不对位。只见他,不时地从这个架子上取下一本书,放到那个架子上;从西头书架走到东头书架,如此三番,不也乐乎。把精力和思想集中到一起,每找到一本放错位置的书,他心里真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说到整理书架,老冯自有一套经验,如有的书可以按出版社找,有的按索书号找等等。老冯有个坏习惯,就是在他工作忙的时候,最讨厌家电到来。说曹操,曹操到。就在老冯手忙脚乱的时刻,手机铃响了。
  
  “在哪里?”是妻子的声音。
  
  一听到这种讨厌的、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老冯战战兢兢地回道:“学校。”
  
  容不得老冯解释,妻子厉声责骂:“都回家了,你还赖着不走,到底要不要家?”
  
  老冯低声下气地说:“工作未完。”
  
  妻子挖苦道:“你是校长?主任?”
  
  老冯脑袋嗡嗡作响,但不敢发怒,近似哀求地道:“都不是。”
  
  妻子愈发愤怒:“那你还磨蹭啥?还不赶快滚回来!”
  
  老冯:“是,是。就回来。”
  
  老冯接完电话,继续忙手头的活计。尽管,挨了一肚子气,他可并不想半途而废。整理好书后,他又仔细地打扫卫生。两个阅览室,大约三百平米见方,老冯先用扫帚仔细地过了一遍,然后用湿拖把、干拖把顺次脱完,方才下班。
  
  走到楼外,校园里已是繁星漫天的时刻。门卫看着老冯拖着孤零零的身影冲入了夜幕之中,无奈地摇了摇头。
  
  回家的路上老冯在想,怎么样面对妻子愤怒的脸
  
  2
  
  又一个放学时间,天下着瓢泼大雨,老冯本来说好的,早点回去过中秋节。他不想别的,只求利用中秋节团圆的机会,表现表现,以补偿以往按时不回家的亏欠。千万别再闹得鸡飞狗跳,以至于三更半夜地道歉个不停。岂料,这一天的阅读课上学生们兴致很高,包括带班老师,一致要求老冯延长阅读时间。老冯想,阅览室不就是为学生的学习服务的吗,学生们把读书放到心里,那是应该高兴的事啊!自己牺牲一点休息时间,有何不可!就这样一拖再拖,不知不觉到了很晚的时候了。待老冯收拾完收尾工作之际,家里的电话响了。还是妻子的声音。
  
  “都几点了,还不回来!”
  
  “忙啊!”
  
  “忙啥忙。别人回来已多时了,你到底穷忙个啥?”
  
  “我在写小说!”
  
  “就你那水平,还能写小说!千万别让小说写了你!”
  
  “说不一定!”
  
  “你还是滚回来吧!”
  
  电话嘎然而断。老冯忐忑不定的心落了地,加快了收尾工作。
  
  忙完手头伙计后,老冯赶快借着月色向乘车点赶去。
  
  3
  
  光阴似箭,又到了年底。十二月底的一天,新年的气氛弥漫着校园。傍晚,老冯躲在图书室里整理着学生还回来的书。近千层书架上摆放着学校所有的书。老冯这几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做好图书收尾工作。学校为了学生便利,除了阅览室,各个教室都有图书角,每学期开学从图书室统一借出图书,补充到班级书架,放假时再收回,全校八十来个班级,近两万册书要在几天时间收回,够老冯忙的。由于课程紧,师生只能利用课余时间还书,回收速度很慢。但是老冯耐心地等候着,生怕工作有误。遇到书页脱落的书,捡出来,粘贴好,再放到书架上。此刻,他正在粘书页的当儿,烦人的家电又来了。老冯不耐烦地接通了。
  
  “老毛病又犯了,看看都几点了。”
  
  “等一会,我有点急事。”
  
  “到底什么事?”
  
  “在抢救病人。”
  
  “啊!在哪里?”
  
  “在医院。”
  
  “抢救谁?”
  
  “一位读者。”
  
  “非你不成?”
  
  “与我有关!”
  
  “与你有,有关?”
  
  “是的。”
  
  “你捅了什么漏子?”
  
  “没捅什么漏子。只是不小心,把手稿放在桌子上,让人家看见了,就晕过去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人家看了我写的书,太激动了,所以……”
  
  “写个书,就有那么严重?”
  
  “是的。岂止如此,好多人还得了诺贝尔大奖呢?”
  
  “真的?奖金多少?”
  
  “七百多万美元。”
  
  “啊!那么多!那你就加把油吧!”
  
  “那得需要时间!”
  
  “时间?要多少时间?”
  
  “每天的下班时间。”
  
  “那你就都用上呗!”
  
  “不行!”
  
  “我按时回不了家。”
  
  “没关系。我支持你。”
  
  电话挂了,老冯的心却无比的难受。此时夜已经深了,天上飘着花。老冯走在雪地上,听不见嘎吱嘎吱的脚步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suihuajingji.com © 2014 - 2015 绥化经济网 版权所有 黑ICP备14007477号-1
免责声明:站内会员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Processed in 3.425173 second(s), 21 queries, Gzip disabled  技术支持:远博网络
回到顶部